业主要求万科给予补偿

2020-10-31 18:41

目前,在明降阻力重重的背景下,一些房企选择了暗降的方式,如推出特价房、垫首付、送精装修等。对这些变相降价的行为,开发商一般只承认是楼盘促销,却始终避谈降价。

“最近宁波某区有楼盘想降价,但区里领导考虑降价造成的负面影响较大,所以和房企打了招呼,就没降成。”浙江一房地产资深人士告诉记者,最后这家开发商只好选择了偏远的一个别墅项目降价,因为产品受众群体较窄,且地段偏,降价负面影响较小,地方政府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就是说,当年万科两栋楼王不降价便违反政府规定,降价又会引发已购房的业主不满,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

业内人士透露,长沙、杭州、宁波等地方政府召集开发商座谈时,都谈到开发商不要轻易降价抛盘,以免引起市场悲观情绪蔓延。而有的地方政府甚至不允许开发商明着打出降价宣传牌,甚至发出口头指令,让地方媒体少报道楼市降价方面的消息。

上述万科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如今万科不敢轻易提降价,一方面害怕前期业主闹事,另一方面也怕得罪地方政府。

“对降价进行处罚应该不会,明着降价拿不上台面,但得罪了政府,以后在项目审批上、税收上,会遇到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湖南一家房企老板直言,“政府不许降价,房子卖不出去,开发商资金难以回笼,大房企还好,但中小房企拖不起,如果资金链断裂了,政府会出钱救吗?明显不可能,最后吃亏的还是企业。”

实际上,万科被罚事件要从南京特殊的“一房一价”政策说起。2007年5月,南京市物价局、房产局等五部门联合发文明确楼盘销售实行政府指导价。同年,万科光明城市花园三期部分房源高出政府对该项目的指导价7728元/平方米,由于当时市场火爆,上探到10000元/平方米仍销售一空。最后仅剩两栋楼王时,定价十分尴尬,为了在均价上达到南京物价局的要求,万科决定以7000-8000元/平方米的低价出售,这种低于前期售价的行为引发三期业主不满,业主要求万科给予补偿,并要求南京市物价局对万科此前高价售房的行为进行处罚。

业内人士则表示,由于调控任务,地方政府有控制房价上涨的压力,但从自身利益出发,地方政府显然更不愿意看到房价下跌。

长沙一开发商营销人士表示,“大型房企不敢明目张胆降价,还有多重考虑。小房企影响力不大,地方项目也不多,但像万科、保利这样的龙头房企在一个城市就有多个项目,如果降价对市场影响会很大。”

长沙市住建系统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政府不会对房企降价做出处罚,但会引导房企保持楼市稳定的信心。

“现在地方政府找开发商座谈,一般只会邀请一些有代表性的房企去,小房企根本不在邀请之列。”上述人士称,

万科集团董事局主席王石[微博]近日公开表示,2008年因为楼盘降价,万科被南京市政府罚款4000万元。此言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南京市物价局随即发出声明:对于突破商品房最高销售价格的开发企业曾作出过行政处罚,但从未对降价销售的企业作出过处罚,不存在降价罚款。

尽管此事有其特殊性,但大型房企降价在地方上引起的反弹并非孤例。王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另有几个重点城市因万科降价,进驻万科查账、查税。2008年有地方政府召集房企开会时,主题可以概括为“不许降价,远离万科”。

4月18日,浙江省长李强主持省政府常务会议时,要求舆论宣传要吹响“冲锋号”,传递正能量;要抓好风险防范,特别要防范房地产业有大的波动和企业互联互保可能引发的金融风险。4天后,在杭州市政府举办的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上,杭州市发改委提出建议,要建立房地产企业重大调价政策预报制度,房企在重大调价发布前,必须通报市有关部门。

“南京市政府确实开了罚单,不过万科降价的原因很复杂,老板(指王石)可能是记错了。”万科一位内部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并不愿重提此事,以免影响地方分公司与政府的关系。

“不管是不准涨价还是不准降价,地方政府都是从自身利益考虑,涨价引发民众不满会影响社会稳定,降价又会导致开发商不想拿地,土地如果卖不出去或卖不出好价格,显然会影响地方的财政收入。”上述房企老板进一步表示。

业内人士称“宁波某区领导打招呼不让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