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冠心病等基础疾病

2020-07-21 17:03

大屠杀夺去了她哥哥的生命,也使家里失去了顶梁柱。四处避难、居无定所、饥寒交迫,这给闫保贞的心里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口。现在老人每年都会去一次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悼念当年死去的同胞。她一直对家人说:“我虽然活下来了,但我忘不了死去的同胞,忘不了那段历史。”

据了解,南京大屠杀发生时,闫保贞才14岁。她还记得,自己与母亲、哥哥、弟弟一同在家中,突然听闻窗外都在喊着“救命,快逃”,隐约也能听到枪声,一家人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举家逃跑。一路逃到金陵女子中学,由于当时中学内只收留妇女和儿童,所以闫保贞及母亲和弟弟都得以庇护。而一同逃跑的哥哥只能随着人流继续逃跑。后来,和哥哥一同逃难的人告知闫保贞,在一个分叉路口,哥哥与其他人一起拐入了另一个巷子,日本兵也冲进了那条巷子,结果,逃入巷子里的人无一生还。

闫奶奶的侄子告诉记者:“老人身体平时还不错,耳不聋眼不花。我和她住一个小区,每天买点菜给老人送上门,她自己做饭。”

经检查,老人肺部感染,伴有气胸,情况紧急,医院立刻进行了紧急抢救。昨天,现代快报记者在急诊重症监护室看到,老人病情已经趋向平稳,也能开口说话了。医生说,老人本身就有老慢支的病史,还有冠心病等基础疾病,年龄又偏大,因此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

据闫奶奶的侄子介绍,老人肺部有点老慢支,因天气变化,就感觉不太舒服,喘不上气。前天,老人来南京市中医院挂水。输液过程中,护士发现老人呼吸急促,不能躺下,迅速送老人到急诊。

就在今年7月份,另外一位大屠杀幸存者胡桂英老人去世。大屠杀幸存者只剩100多人。

近日,记者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了解到,目前,健在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减至100多人,而且大多年事已高,平均年龄超过80岁。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活化石”老人消逝得会更快。专家说,每一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证言证词的史料记录,也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据了解,1987年,南京初次统计大屠杀幸存者,认定的大屠杀幸存者有1756人。此后又陆续认定了一批大屠杀幸存者。不过,相比新发现的大屠杀幸存者数量,每年过世的幸存者更多。